伟哥沉浮录,7,饭店精致的小院坐落在老照壁的老街上

日期:2020-06-03 20:40: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77
沉浮录(7)七宝给大龙仔细讲了讲邵阳佬的事情,由于有陈麻子的卦象在先,他心里多少有了点底气。按照七宝设想的那样,借着大龙这尊菩萨出出面,也不要他拍什么板,把时间拖过去,最后交待一句,一切等八爷回来再行

沉浮录(7)

七宝给大龙仔细讲了讲邵阳佬的事情,由于有陈麻子的卦象在先,他心里多少有了点底气。按照七宝设想的那样,借着大龙这尊菩萨出出面,也不要他拍什么板,把时间拖过去,最后交待一句,一切等八爷回来再行定夺即可。这样的话,既不失面子也算是有交待。

七宝想得挺轻松,大龙心里却有计较:邵阳古时叫宝庆,历来是民风彪悍之地,想当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何其勇猛,亲率几十万军士围攻几万守军的宝庆府,最后也只落得个折戟沉沙铩羽而归的下场。这回猛龙过江来省城讨生活,必定是有备而来。这一餐酒怕是不会简单,还是得小心为妙。

和邵阳佬的酒局约在了茂发饭店。这在当时长沙城里应该也能算得上一等一的排面了。饭店精致的小院坐落在老照壁的老街上,进门就是假山流水。俗话说山旺丁水聚财,店家取的就是这么个吉祥的寓意,让人第一眼就觉得自在。

饭店主打菜肴是野味,一盘动辄价格几百元的娃娃鱼或是穿山甲,那可不是每月拿几十块工资的劳动人民能够想象的。所以来这消费的客人,除了非富即贵,就是这些混社会的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钱来得容易,二是大家都是把面子看得比钱重要的人。

当然还有个人不得不提—饭店老板赵三爷,这老爷子背景神秘,黑白两道都颇有人脉,脸上一撇大胡子,不怒自威。饭店从开张那天就流传着一个规矩:绝对不能在他店里动刀动枪,否则就…这个否则从来也没有人敢去打破,日子一长,就约定俗成了。

伟哥沉浮录,7,饭店精致的小院坐落在老照壁的老街上(图1)

赵三爷不怒自威

酒局当天,七宝招呼了几个靠得住的帮手,加上大龙一共二十来人,早早到了茂发饭店。按照之前的安排,饭店今天不对外营业,一楼大厅里摆了五张圆桌,被一张屏风分割开来,一边四桌,一边一桌。隔出来的那一桌明显是今天的主位,专门给各位大哥留的。

这会儿,赵三爷正坐在太师椅上,一手把着紫砂壶吸溜,一手搓着八音健身球,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三爷好。”七宝一见面就忙着请安。

赵三爷点点头,目光在大龙身上停住了,“这位是?”

“三爷,忘了介绍了,该是大龙哥,八爷有事来不了,今天就是我大龙哥掌兜。”

“大龙?嗯嗯。”赵三爷小眼睛里闪过一道光,嘴角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讲,但马上又收了回去。

大龙对赵三爷恭敬地打了个拱手,就和七宝两人走进了屏风里的上座。“刚才那个老家伙是什么来历啊?”大龙。

七宝压低声音回答:“那是赵三爷,是杂角色呢,有机会我跟你详细讲。”

两人在里面坐定喝茶,外面赵三爷也站起身来,叫来一个精壮汉子,吩咐道:“你等下警醒点,今天老八没到场,七宝这家伙只怕会翻车,那群邵阳佬不好招呼的。还是那句话:莫坏了我的规矩,等下要是生变故的话,你就上来告诉我,我先去休息一下。”

赵三爷说完来到二楼的贵宾室坐下,透过小窗户,楼下大厅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赵三爷眯着眼睛,闭目养神,他面前有一部电话,这就是他自信的,任凭外面闹得天翻地覆,他只要拿起电话拨上几个号码,那解决问题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茶喝完一壶,门外吵吵嚷嚷地走进一群人来,为首的是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都是大光头,胖子外号胖虎,是老大,瘦子是他弟弟,叫瘦虎。再看两人穿着打扮:胖虎一身西装袖口扎起老高,里面是花衬衣打底,脖子上挂着一条拴狗的大金链,吊起一块硕大的玉牌在胸前晃荡,看上去就无比浮夸;瘦虎套着件夹克,衣服拉链拉到最高,包得严严实实的,让人看着就热,感觉这家伙应该是酒色过多身子骨发虚畏寒所致,这还没吃饭,嘴里就叼上了牙签,歪着嘴巴嚼得津津有味。

伟哥沉浮录,7,饭店精致的小院坐落在老照壁的老街上(图2)

感觉这家伙是酒色过多身子骨发虚

两人走着海路来到了大龙和七宝面前。胖虎拿目光一扫,阴阳怪气地发问:“哎,老八人呢?吓破胆子跑路了吧!”

七宝连忙解释:“虎哥你莫逗把啰,八爷今天屋头有喜不方便,我们大龙哥在不是一样的哦,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

胖虎一双鱼泡眼死死地盯住大龙说道:“就你?大龙?”

大龙不慌不忙回答:“我就是大龙,老八不在,你有事照我讲就是的。”

两人的目光碰在一起,高手过招有时就是一个眼神。大龙在仓里什么狠角色没有遇见过,何况区区一个胖虎,再凶猛的猎狗碰上老虎那也得趴在地上。

就那么两三秒的功夫,胖虎换了个态度,“找你也可以是吧,那要的啰。”

七宝见两人有得谈,连忙招呼上酒菜。楼上的赵三爷把情况看在眼里,点头笑道:“这个大龙,还有点意思啊。”

一会儿酒菜就摆满了一桌,外间吃得挺热闹,都吆五喝六地行起了酒令,两边的兄弟你来我往拼起了酒。小弟们气氛融洽,可里间的几位大哥就场面尴尬了,要不是七宝嘴巴子灵泛,尽讲点低俗笑话,胖虎两兄弟只怕早就坐不住了。

一瓶香槟喝完,胖虎终于不打算再等了,他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对大龙说:“上次那杂路,到底何式了难?”

“你讲我听。”大龙放下酒杯,直盯着胖虎。

胖虎以为大龙是底气不足,一阵冷笑说道:“我兄弟的医药费八千,再加两千营养费,给你凑个整数,这是其一。”

“嗯。还有么子路?一路讲出来噻,一个大男人莫婆婆了。”

“还有就是街面上的生意,以后我们要拿大头,该杂路冇得商量的,就是他老八今天来哒,我也是这个话。”

大龙听完低头不语,沉默片刻以后才按定好的台词回答:“该杂路我看还是等八爷回来再定吧。”

伟哥沉浮录,7,饭店精致的小院坐落在老照壁的老街上(图3)

大龙听完低头不语,沉默片刻

大龙回答得气定神闲,听在胖虎耳朵里就显得轻蔑了,好像是在油锅里掉进了一滴水,啪啦一下就炸了锅。

胖虎当即就拍了桌子,一声响动过后,外间的喧闹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了过来。

七宝赶紧拿过一瓶香槟酒准备打开,给两人倒酒打个圆场。才拧瓶盖,对面的瘦虎刷的一下抽出一把砍刀来,比着七宝:“给老子坐哒。”

七宝只得抱着酒瓶回到了凳子上,心里暗骂:该下耶卵哒,路情搞大哒呢,搞半天蛋陈麻子是撮老子的啊!

胖虎脸上横肉直颤,指着大龙七宝恶狠狠地说:“你们两个今天要不留点零件在该里啰,就莫想走起出去。”

局面就这么僵住了,七宝后背心只冒冷汗,大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外面的兄弟们也在等信号,是打是和,还得大哥发话。

店里的伙计早就一路小跑上二楼,叫醒了打瞌睡的赵三爷,赵三爷抬头看了一眼,把手伸向电话,拿起话筒正准备拨号,忽然又停下了。

“三爷怎么了?”伙计问。

赵三爷身子又靠回了椅子里,颇有玩味地回答:“有意思,不妨再等等看,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啊。”

大龙这会儿心里反倒很平静,自幼就喜爱动武的他,加上十多年仓里搏击的历练,早就把等会儿动手的次序在脑子里演练了几遍—身边的胖虎一个肘击就能放倒,对面的瘦虎虽说有刀,但只要自己手快,也是一个酒瓶子的事,只是这一动起手来,那就是要杀条血路了。自己刚刚出来的,只怕又得回去报到了。

七宝一句话都不说,大龙可不能继续沉默,他只有先答句话,这情况要是搁在一般人身上大概率都是先服个软,讲两句好话再继续谈。可照大龙的执拗性格,讲出来的却是:“要是我不呢?”

这句话等于把胖虎给顶到了墙壁上,他要是有心想给个台阶下的话,这下也给堵死了。

胖虎脑壳有点儿冒汗,这回算是碰上不怕死的了,他也有点血气上涌,满脸通红杀气直冒。

大龙从桌上掏出根烟叼上,右手往衣服口袋里摸打火机,就这个动作让胖虎察觉到了危险的意味,他猛地掏出一把枪来,直直的比在了大龙头上,“老实点,莫乱动啊!信不信老子一枪打死你。”

伟哥沉浮录,7,饭店精致的小院坐落在老照壁的老街上(图4)

老实点,莫乱动啊!

大龙感觉太阳穴一凉,知道是把枪顶上来了,心中一激灵的同时,突然觉得机会来了,因为枪这东西没开保险就是个摆设,胖虎这个肯定是不会把保险打开收在身上的,刚才这一下又没听到保险打开的响动,那绝对就是安全了,自己只要把这只枪抢在手里,那事情就有转机了。

主意打定,大龙把嘴里的烟吐掉,慢慢站起身来,丢出一句:“老子就不信你敢开枪。”

话音才落,只见他头一偏,右手从下往上推在胖虎握枪的手上,左手快速抓住枪身,双手配合用力一拧,这把枪就换了主人。

胖虎没想到大龙还有这么一手,吓得大惊失色。大龙把枪握在手里,指着胖虎微笑着说:“你现在信不信我会开枪呢?”

胖虎脸色惨白咬着牙说:“你有狠一枪打死我。”

这话刚说完,一个意外情况就发生了,七宝手里的香槟偏偏不早不晚在这个时候爆了盖子,只听得“嘭”的一声响,胖虎就倒在了地上。大龙拿着手枪不敢相信,七宝怀里的香槟酒喷了出来,冲了瘦虎一脸。

外间变得死一样的寂静,二楼,赵三爷脸上抽动了几下,快速拿起了电话。

未完待续

跑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胖虎

刚田武,中文又译胖虎、技安、武刚田武、刚田刚田武。1990年代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曾译为“大熊”,“野比大雄”则译为康夫,是日本动画及漫画《哆啦A梦》中一位重要的角色,设定在1964年6月15日出生。刚田武(胖虎)在漫画中是所有孩子们里体型最胖最高的,外号“巨人”(ジャイアン),是英语Giant的片假名读法,港台地区旧译技安是这个绰号的音译。长辈们称呼胖虎则称之本名“小武”而不用绰号,但在中文版漫画和卡通中却完全忽略此特点。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