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当街被抢,两个月帮四个家庭找回失散亲人

日期:2020-08-13 12:48:1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69
头下一张圆胖的脸,上身穿花棉袄下身穿白花裤,裤子上有企鹅的图案,会咿咿呀呀说些简单的话—这是师春鑫女儿被抢走时的样子,也是师春鑫对女儿最后的印象。师春鑫的女儿名师珂,出生于1999年12月29日,20

头下一张圆胖的脸,上身穿花棉袄下身穿白花裤,裤子上有企鹅的图案,会咿咿呀呀说些简单的话—这是师春鑫女儿被抢走时的样子,也是师春鑫对女儿最后的印象。

师春鑫的女儿名师珂,出生于1999年12月29日,2001年4月15日在河南省鹤壁市浚县王庄乡大齐村被人当街抢走,当时年龄只有一岁四个多月。

19年来,师春鑫去过河北、河南、山东等多地寻找,均无果。今年5月,他在直播平台上开设了一个名为“寻找女儿师珂”的,尝试通过发短、直播等方式收集有关女儿的线索。同时,他还在直播间中帮助其他寻亲的家庭。

目前,师春鑫已开设90余场直播,他既是求助者,又是志愿者。虽然还是没找到女儿,但令他欣慰的是,近两个月里,他通过直播帮助四位求助者找到失散的亲人。

女儿当街被抢,两个月帮四个家庭找回失散亲人(图1)

为了寻找女儿,师春鑫在直播平台已经开了数十场直播。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她,但我总感觉成功帮助一个(找到亲人)就离(找到女儿)近一点。”师春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女儿当街被抢

按照师春鑫说法,女儿是在妻子面前被三位男性抢走的。

师春鑫回忆说,2001年4月15日下午,妻子从亲戚家串完门,骑着三轮车回家,邻居家的孩子抱着女儿坐在三轮车后面。谁知快到村口时,一男子开着农用机动三轮车载着另外两个男子,突然从后面把尚在襁褓中的女儿抢走,随后不知去向。

事发突然,师春鑫一家马上报了警,但没有监控录像、没有目击证人,警方所能侦查到的线索十分有限。唯一能排除的就是作案嫌疑人并非大齐村当地村民。

女儿在自己的面前被抢走,是所有母亲都接受不了的事实。在女儿被抢之后,师春鑫妻子极度自责,情绪一度崩溃,甚至想要和师春鑫离婚。尽管心里难受,但师春鑫不怨妻子。

师珂被抢让这个原本快乐幸福的家庭陷入低谷。这么多年来,师春鑫的母亲还是会在师珂生日和被抢的日子烧香拜佛,祈祷她能平安无事,早日回家。

在女儿被抢之后,除了报警之外,师春鑫还请求周围的亲戚、朋友帮忙寻找,张贴寻人启事。在2002年的时候,师春鑫还参与了《今日说法》的一档寻亲节目,希望能够借助节目的影响力帮助寻找女儿。

女儿当街被抢,两个月帮四个家庭找回失散亲人(图2)

师珂被拐案,已获警方立案侦查。

19年来,师春鑫寻亲的足迹遍布了河北、河南、山东等大大小小的地方。直到现在,在路上,每当看到一岁多的孩子,他总是五味杂陈,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女儿。“我对她的记忆就一直停留在那时候,一岁四个月。”

“shike20010415”是女儿师珂名字的拼音加上她被抢那天的日子。“如果一直没有找到女儿,这个日子将是我自己心目中一辈子的痛。”师春鑫说。

助人寻亲

师春鑫发布的和直播有两个主题:一是找自己的女儿,二是帮助其他家庭寻找失散的亲人。

除了临时有事和周日休息之外,师春鑫几乎每天都会在中午11点至13点半打开直播。在直播中,师春鑫除了讲述自己女儿丢失的经历,还和求助者连麦,和观众一起倾听求助者的遭遇。

不仅孩子丢失的家长向师春鑫求助,因各种原因和亲人失散的人,也纷纷找他求助。如今,他已经帮助多名求助者找到亲人。他说,第一次是帮助一位河南洛阳男子王万国找到他姐姐的女儿。

王万国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顾,那时,他姐姐和姐夫经常因为没有生儿子而争吵,无奈之下姐姐选择逃回家。时隔多年后,王万国姐姐希望能找到两个女儿,依稀记得夫家是在河北邯郸魏县牙里集(镇)边马乡效化村。

姚胜利向澎湃新闻介绍,接到师春鑫线索后他就开展,姚胜利通过邯郸当地的志愿者团队,找到魏县蓝天救援队的高队长,由高队长安排临近的志愿者实地确认,并于6月24日找到了王万国姐姐的两个女儿。

师春鑫在帮助其他家庭的过程中,都和姚胜利等志愿者对接,通过接力式的方式助人寻亲。

“最开始助人寻亲的意识不是很强,但第一次助人成功的经历,让自己更加坚定在找女儿的同时也要帮助其他人寻找失散的亲人。”师春鑫说。

两个月帮四个家庭找回失散亲人

借助网络的力量,线上线下合力,在短短两个月内,师春鑫帮助四个家庭找到失散的亲人。

让师春鑫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二次助人的经历,他帮助河北保定的李永秀女士找到她失散了30年的母亲。7月7日,师春鑫在直播间中收到来自李永秀的寻亲求助信息,加了她的后进一步了解具体的情况。

女儿当街被抢,两个月帮四个家庭找回失散亲人(图3)

李永秀和她母亲团聚的那天,和师春鑫开直播致谢。

李永秀原籍陕西,父亲于1987年因交通意外去世,而自己的母亲因生活所迫带着自己的两个妹妹离家失联。这么多年来,李永秀为了找母亲从陕西找到了河北,并最后在河北保定安了家。

李永秀向澎湃新闻回忆说,自己当时是在另外一位寻亲者的中得知可以在师春鑫的直播间中寻求帮助。于是她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到了师春鑫。

没想到,在师春鑫和志愿者的帮忙下,不到10天时间,李永秀找到了自己失联的母亲。

7月16日,李永秀和母亲相认的那天,师春鑫特地开了个直播,看着屏幕那端李永秀一家团聚的场面,师春鑫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接受采访时,李永秀也表达了自己对师春鑫的感激:“很感谢他,也祝他能早日找到他的师珂,祝他好人一生平安。”

第三段助人寻亲经历没有这么顺利。向师春鑫求助的是来自河北的张小薇(化名)她从小被亲生父母送养,如今已过去38年。6月21日,她到师春鑫,希望能找到自己亲生父母。

经过师春鑫等人一个月的努力,7月25日,志愿者帮张小薇找到了她的亲生父母。也许是因为当时被送养的经历,张小薇和亲生父之间产生了隔阂。虽然他们找到了彼此,但是还未见面相认。

“师老师是个好人......我也知足了,我是他们家的孩子,我也找到家了。”张小薇说。

在帮助张小薇寻亲的过程中,师春鑫也感慨万千:如果有一天自己找到女儿师珂,她会不会也不会和自己相认?

“我现在不考虑那些事情了,我只是想知道她在哪里,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她,我肯定会这么去做。至于她认不认我,不重要了。”师春鑫说。

另一个得到师春鑫帮助的人,是来自内蒙古的吴志强。

师春鑫通过在寻亲过程中积累的人脉,帮助吴志强了十余人,最终在7月31日,短短的五天之内,便成功让吴志强的妻子找到了自己的家。

一直和师春鑫一起合作寻亲的志愿者姚胜利向澎湃新闻感叹说:“师先生,在(寻亲)过程当中,他这个过程很关键,也非常辛苦,心比较累。他作为一个丢失女儿的父亲,在寻找自己女儿的同时,其实也在做一个爱心志愿者。他现在是双重身份,既是求助者又是志愿者。”

“帮助一个人,或许就离女儿近一点”

女儿当街被抢,两个月帮四个家庭找回失散亲人(图4)

师春鑫组建的“女儿回家”群中,聚集了各地寻找亲人的网友。

在女儿被抢之后,师春鑫和妻子已有了两个儿子,但对女儿师珂的寻找从不曾停止。“别的家长我不知道有没有(放弃)反正是我真的没有放弃过(寻找)她。”

师春鑫做的寻人启事上,还有女儿师珂20岁的模拟画像,那是画像专家林宇辉警官帮忙画的。师春鑫说,看到画像的时候,“心情是又喜又悲,知道她可能是这个样子了,但还没有找到她”

如今大儿子18岁,小儿子也已经16岁了,但师春鑫和妻子还没有正式和儿子说过姐姐师珂。每次开直播,师春鑫也是躲着儿子,以把这份痛苦小心翼翼在心中。

“我现在不敢跟他们说,想等到他们以后我再跟他们说。他们也有可能知道一点,但是没有直接和他们说过,怕他们受到影响。”师春鑫说。

师春鑫说,看到自己帮过的家庭团聚,也会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女儿,“我总感觉成功帮助一个(找到亲人)就离(找到女儿)近一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女儿

女儿,是家庭中的成员,由父母所生的子女中的女性孩子,当然女儿也可能是继女,即是配偶与前妻、前夫或其他人所所生的女儿。一些父权社会中,女儿(尤其是已婚的)没有继承权,在出嫁后会被视为另一家庭的成员。在东亚传统一夫多妻家庭中,正妻所生之女儿为嫡女,妾所生的女儿为庶女。“千金”一词也有被用作对他人之女儿的客气称呼。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