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脑子一直在回忆着小学时老师是怎么管治那些调皮学生的

日期:2021-12-19 11:37: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2
在我卧室的窗前,时时刻刻摆放着两把管丝钳:一把是师傅送的,一把是我自己添置的。为这两把管丝钳,妻找我说了还多次,说这么笨重的东西放在卧室里太不协调。妻这样说固然不好,但妻说得对,我没有理由来说服妻子,

在我卧室的窗前,时时刻刻摆放着两把管丝钳:一把是师傅送的,一把是我自己添置的。为这两把管丝钳,妻找我说了还多次,说这么笨重的东西放在卧室里太不协调。妻这样说固然不好,但妻说得对,我没有理由来说服妻子,每次面对妻的唠叨,我只好说:“那是师傅的管丝钳”。从此,妻不再言语,管丝钳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卧室。

压抑住内心的热望,一直在乡间蜗居悲叹的我,在心田上,在脑海中,默默的描摹这座城的印记。

快点放年假,等你回来玩耍呀,“治姐姐”。

于是又有家长问我:“我孩子就是不听话,怎么管都没用,打他都没用。”我反问家长:“你能把你的孩子打死么?”家长告诉我,其实打着自己也心痛,但是真的恨铁不成钢啊!

我在农村教了十几年的初中,虽觉得现在的学生越来越难教;虽有的学生的身高比老师还高;虽有的学生爱调皮,捣蛋,表现极端的不听话,但或在你耐心的劝说下,或在你的严厉批评下,或你拿起教鞭轻轻地抽打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自觉地在你面前低头认错了,维护了我老师的师道尊严。

这世上有很多神、因为人们都相信这些神、管着很多事情、有管姻缘的、管生儿生女的、当然还有管钱的。管长命百岁的、还有的管仕途升迁、管诅咒仇人、所以他们对神很崇拜。

不眠夜 排 长 汇 报 我 居 中 前 后 少 听 睡 十 分 秦 岭 山 谷 夜 行 军 边 走 边 瞌 梦 速 成 雷 雨 停 飞 学 政 治 连 续 日 讲 夜 备 新 机 关 连 队 轮 值 班 查 哨 查 铺 至 天 明 1956 年 9 月济南空军 2535 部队 66

还记得在我们读初一的那一年,在正式开学之前是需要进行入学考试的。那一次的语文考卷跟小学时试卷差别很大,第一题是名句,一开始我就被难倒了。但数学考卷跟我们前不久的一次模拟考试中老师就让我们做过的一份卷子一模一样,这让我感到有点意外也有点欢喜。开学时我看到了张贴出来的考试成绩,语文才考60几分,数学还行,考了93分。听说分配班级就是依据这个成绩的,现在想来,其实读好班还是差班差别也并没有那么大,这关键得看自己的心性如何,有多大决心,又付出了多少努力。

苍白的时空里,人生又荒芜一季,但那颗炽热的心灵一直在燃烧,一直在学着坦然面对,一直在学着淡然接受。就算与时光同老,也会张扬坚强有力的翅膀。

我们学会了怎么去谋生,怎么去提升技能,怎么在职场中如鱼得水,但是我们没有学会去怎么样爱一个人。这是复旦哲学老师余果在《人生果然不同》的节目中说的,我印象深刻,因为爱的能力是不仅有先天的心理因素同时也要努力去学的,一边学习一边成长。

长到大腿的头发,就像无忧无虑的小学时光,谁会舍得剪啊。

“ 玉成桥本是简州管,两头没有栅子关”

年岁日长,我竟越发怀念起那个偷西瓜的调皮少年。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