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顶着寒风 到医务室去了一趟

日期:2021-12-18 13:34: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26
“你先帮我占着一个位,我到前面去一下,你看动静”我小声对杜品赫说。春节的时候,董老师养的兰花开了。先是一两朵,三四朵,到初六,已经是未见奇花先闻其香了。依稀记得,一个周末,放假半天,出校和同学进了网吧

“你先帮我占着一个位,我到前面去一下,你看动静”我小声对杜品赫说。

春节的时候,董老师养的兰花开了。先是一两朵,三四朵,到初六,已经是未见奇花先闻其香了。

依稀记得,一个周末,放假半天,出校和同学进了网吧,听听歌,看看电影,我看着黑色星期天的视频,听着死亡的音乐,感觉脑袋里泵满了水银,很沉重,口很渴,冰箱就在几米的地方,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一直忍耐着,到快上晚自习的时候,在同学的搀扶下,坐上了回校的小三轮车,一路飘雪,那时比较晚了,路上不是太堵,很顺利的到达校门口,进入教室,自己书桌里还有一点药,也没看多少,也没注意是什么病状的,全部伴着水喝了,进入办公室和老班请了假,去到医务室一量体温,几个陪同的同学还在研究是加0.5度还是减去0.5度,拿给医生看了一下,是高度发烧40.02度,震惊,从小长大连打针都没打过的人,第一次有了记忆中的打针,从小被打小针打怕了,打针特别怕,抽血都不敢。那时冬天感冒的人也比较多,但是我的八瓶药水一直到夜间三点多,医生也陪伴着我到三点。

这两位身份尚未公开的医务人员在一份声明中说:“这很显然有违医德。因此,我们不再参与这种活动。”

今年四月,我去了一趟海南三亚,看到了美到不像话的海岛,开心得不行。

我五岁时,我姥姥来我家住了一个多月,走时,我爸爸带着我送,去时,我们搭乘马车到火车站。我不记得是哪个火车站了,反正那时去姥姥家,走东路就得先做汽车到保康再坐火车,到吉林市的郑家屯倒车。走西路就得先做汽车到宝龙山再坐火车到通辽倒车,两条路的远近差不多,走哪条路,随自己高兴。

正在我们享受着阳光沐浴口干舌燥的时候,一位好心的阿姨叫我们去她橘子园里摘一些橘子来润润喉咙,连声道谢,心里大叫好人啦!在最后紧张的时刻,我的同伴汪曦同志,手里拿着,怀里抱着,兜里揣着,一心还求最后一个。当时的情况下我觉得别人好心让我们摘,就不要太贪心了,好言相劝之下,拗不过他,答应等他拿下最后一个就离开!喜剧似的一幕上演了,他的指甲由于太长的原因,从中间断开了!鲜血从指间流落,触目惊心!快车加腿,以嫦娥号发射的速度火速赶往学校医务室,因为太过偏远,附近没有医院!匆匆忙忙的来又匆匆忙忙的走,留下了鲜血,带走了黄灿灿的橘子!

听风声在摇曳,车窗外,看雨落黄昏,忧郁而寂寞,这是一趟旅程,我,在路上。

久坐舒适办公室的我们,也许早就忘却了当初的理想,早就失去了当年的斗志,整天将自己埋进杂遝的文件堆里,逐渐地,人生的小舟失去了航线和方向。记得尼采说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我心想,花儿不曾忘记在最美丽的季节盛开,我们又何曾记得在最美的年华绽放呢?

我们是医务工作者,是生命的守护神,是滋润生命的沃土,是生命的希望、死神的克星。

你来人间一趟,只能兴风,不能做浪。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