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冷 天气预报说还要冷几天才会回暖

日期:2021-12-18 11:43: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07
一开春,妈妈就开始谋划孵小鸡的事了。妈妈早就注意到那个麻色的母鸡,别的鸡一天或者两天下一个蛋,它已经停止下蛋了,也许再过几天它就开始“造谋”了。陕西人把将要承担孵化任务的鸡叫“造某鸡”,我一直不知道“

一开春,妈妈就开始谋划孵小鸡的事了。妈妈早就注意到那个麻色的母鸡,别的鸡一天或者两天下一个蛋,它已经停止下蛋了,也许再过几天它就开始“造谋”了。陕西人把将要承担孵化任务的鸡叫“造某鸡”,我一直不知道“造谋”怎么写,只能用发音表示,直到今天才恍然大悟,觉得应该写成“做母鸡”,也就是即将做母亲的鸡了。过了几天,这只麻色的鸡果真行动变得缓慢,以至于卧在窝里不想动弹,它老占着鸡窝,使别的要下蛋的鸡不能入窝,要赶它出来,它抵抗着,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咕”叫声,身上的毛乱蓬蓬的,变得懒惰极了。妈妈说,这母鸡开始“报母”了,也就是说它可以“抱窝”了。

我离开了北大荒肥沃的黑土地,阳光灿烂的日子亮的我睁不开眼,太阳落山之后温度骤降得让我胆怯,冷酷的现实在告诉我,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让身体回暖,我也从没想过一直在行走运动着的身体会如此的犯困,我想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找到姐姐的外套,裹住了灵魂的冰寒,也包裹着身体的瑟缩。一点点,在所有人前的勇气全部耗完,而回到家,可以给灵魂洗礼和慰藉,然后一点点的回暖,再一步步的往前迈出去。

北方,或许还加杂着冬的尾冷,伸展着春的温暖。但是南方的福建却别样的炎热,我在晚上穿一件睡裙还要开着空调才能入梦,无需再提寺庙里那戒严的一群靡靡之音了。那天我游览普陀寺的时候就瞥见了方丈屋子里飞旋的风扇,这天气很热,这人也难熬呀。

曾记得以前在集体宿舍住的时候。有些同事从来不买洗衣粉,衣服也是好几天才洗一次。衣服堆在墙角像摆地摊似的!有时候洗衣粉用完了,个个面面相觑,像打乒乓球一样,推来推去,大家都不想买。这就把我给害苦了。因为我有每天都要洗衣服的习惯。所以通常是我买洗衣粉。

南方的冬天很冷,铅灰色的云朵像是凝结在天际中的冰块似得,随时都有坠落的危险。而这样的天气,我们却依旧要洗冷水,有时如果太冷,只能通过唱歌来麻醉自已。因此,有时候你会发现每天晚上6点左右,宿舍楼常常会不断传来嘹亮的歌声。(尖叫声?)为了这事,我们还被生活老师训斥了一顿。因为实在是太吵了。

那时我们班的全体同学都是一个村子里的,男男女女有40多个,眼看快要升初中了,在一天的早上,同桌的她突然间没来上课,一连几天才知道她辍学了。

冬天最冷的节气已经过去,本已渐渐回暖的冬天,一场雪,却又让她变得格外的冷!

13日晨起,已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湿哒哒的一天。上海的严冬并不是很冷。今天的温度适宜舒心顺畅。

身在北方的我也是最近几天才感受到夏天的,相比于家乡的气候,这里的植物发芽的时间比较晚,所以整个春天都结束的时候,才感觉夏天的到来。可记忆里的夏天应该是宫崎骏动漫里的样子,蝉声响彻云霄,炽热的阳光照射着大地,风扇在室内吹的轰轰作响,总感觉衣服像湿了一样。

一觉醒来,外面已换了天地。乌云沉沉,雨如泼水。天气预报说今天没有雨的,雨却下了一阵又一阵。古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看来尽信天气预报不如无天气预报。什么事都没有一个准头,世事总是瞬息万变的。今天如此,明天亦如此。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