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似乎无尽的悠长 在没有遇见黎明以前

日期:2020-09-30 17:13: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95
论语十则中就是这样描写的,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记得是晚饭间水明父聊起了他的家事:其父早年父母双亡,妻即水明之母,也在生下一女后过世了,他含

论语十则中就是这样描写的,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记得是晚饭间水明父聊起了他的家事:其父早年父母双亡,妻即水明之母,也在生下一女后过世了,他含莘茹苦养育三子,水明有一哥,当时还在北京当兵,但说是身体不太好,即将转业。水明父告我等要好生相处,以后互有帮撑,因他无有任何亲近。

每当第一缕阳光穿破黎明前的薄雾,

思绪在此飞舞,穿过雨巷,停留在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怀念以前和聪林一起半夜去阳台坐在水桶讨论人生,怀念云飞五甲小坦克起飞的样子。怀念聪林看完郭敬明的书后,介绍给我,还老问我想不想哭的日子,怀念我挤着跟云飞睡,睡完早上又嫌弃他的样子。

我们总是会相遇在某个未知的时刻,抬眼望去,你会看到那再次遇见的清晰眼神。我们在人生中不断的漂泊,最难得还是久别重逢,毕竟有些人说了再见就再也不见。那些能够再次遇见的人需要积攒多少的缘分才能再次遇见。

春天,我最喜欢夜里的雨,划过窗棱,轻吻过我悠长悠长的记忆;还有和着风的时候,雨水轻飘,落在行人的衣角,点过柳树的梢头。春雨的夜,既是安静地又是热闹地,黑,是夜里寂静的颜色,嘀嗒声,洒洒声,是雨精灵在起舞唱歌,而我,由衷的喜欢这首歌。

朋友,你的曾经,你的故事,那些年那些过去你都遇见了谁和谁又遇见了你?

雷明老师,你可真是大胆。(雷明老师是心理学专家)

红桎木在我最初的印象中,是一种长在山岗上最普通不过的灌木。少年时候,生长在农村的我,和伙伴们上山砍柴,常常选用较直较长的红桎木条做箍子,把柴捆成一把把挑回家。可能是年龄和见识的缘故,红桎木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抬头望月,低头是回不去剪不断的相思。悠长岁月,漫漫长路,在某个陌生的城市,在你蓦然回首时还有人挂念,有人守候,那将该是怎样的深情与感动呵!

每晚临睡前,都能看见新城区的灯火异常辉煌,让我觉得一种身在异乡的恍惚。这和我以前生活的乡村大相径庭,相差甚远。这种独特的天壤之别,让我更加珍惜目前所拥有的生活。看来,我还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真正体验了一场“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只是因为时间错误,没有在最好的季节里遇见那个想要安定的你,所以必定是注定的结局。

“愿你有好运气,如果没有,愿你在不幸中学会慈悲。愿你被很多人爱,如果没有,愿你在寂寞中学会宽容。”这是刘瑜在遇见女儿后写下《愿你慢慢长大》中对女儿真挚的祝愿。从遇见世界的大舞台,到遇见家庭至亲骨肉的降临。遇见改变了她的心境,也让我们看到了为人母的喜悦之情。遇见可以很大、很广,见识到外面世界的精彩。但遇见也存在于普通的人之常情的生活里。珍惜你身边已有的,同样也期待明天未曾发生的。说不定,下一个遇见将会对你产生莫大的影响。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