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直到下到山的底处 我仍没有感觉到再有什么异常的变故

日期:2020-09-30 14:22: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7
初次看山似山,看水似水,看的次数多了,便觉得父爱如山,承载着悠悠深情;母情若水,流淌着沉沉真爱。山水静静无言,爹娘默默无语,但他们教会了我许多,使得我懂得了许多,也开始学着感恩,付出和奉献,不再计较大

初次看山似山,看水似水,看的次数多了,便觉得父爱如山,承载着悠悠深情;母情若水,流淌着沉沉真爱。山水静静无言,爹娘默默无语,但他们教会了我许多,使得我懂得了许多,也开始学着感恩,付出和奉献,不再计较大太多的身外名利。山不言高,海不言深。许多山看似平常无奇,其实山里面藏着什么宝贝,单单看是看不出来的。正如看一个人,品一本书,需要时间去不断发现,对于书,我们也许还要友好有序的适度发掘,看山,爱山,和适度适量适时发掘山中之物,有时候其实并不矛盾。 不曾荷锄戴笠,也不必采菊摘星,只想带一份心意,一种自由惬意的心情,期待邂逅那轻柔若水的月光之缘。风舞杨柳花隐笑,身长翅膀月妖娆,山抬举了我,我拥护着山,一起挺拔巍峨,眼前高远,心中空旷。

任何人,无论怎么样的坚强,总有一个最柔软的地方,异常脆弱,顾及周身,应该是所谓的命门。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许多人,都喜欢纳兰性徳写的《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中的这句词。我也一样,觉得有种回忆,凄婉的美感,让人不禁想与所见之人,回溯到初见之时。后来,仰观夜空时,无意中,对这句诗有些异觉。

也许不存在像爱情这般之物。成长、相亲、结婚、生子,在柴米油盐流水线下,如果说有何情愫,大概只是亲情,再有什么也只怕会立时三刻淹没在长久生活中。

黄昏依稀,光明塔在逆光中变得朦胧,而又异常的美。我漫步在云影桥上,任凭熏风温柔地滑过我的耳畔。

我觉得自己想通了一些。即使没有人帮助我,我也可以在边走边休息中减轻两手的重量。我顺利的到达家里,没有感到劳累。我坐下来,喝了一杯茶。刚好,阳光照进了阳台。我搬出小方桌与凳子,开始沐浴阳光。

小学生都知道,“高”字的基本含意是:由下到上距离大的,离地面远称为“高”;从下向上距离大,与“低”相对的称为“高”。如高层建筑、高楼大厦、山高、身高、等等。 “高”字的概念语境是很明确的。

这样的男人,我绝不放弃。晚上下班时,李刚来接我回家。天空飘起了雪,寒风嗖嗖,我心里却异常暖和。我将手放在他的掌心,说:“我不该说离婚,以后有什么事都不要瞒我,我也不是不同情达理的。”冰天雪地的街道上,李刚拥抱了我,他的怀抱向我传递的是一种踏踏实实的温暖。

到第三天,这场雪就算是过去了,太阳也回来了,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人们也不再有原来的兴奋和激动,不再谈论雪,雪这个词再没被提起过。

我慢慢回过神来,太阳已下到了半山腰,漫山遍野的景物全被夕阳的光笼罩了,像火一样的红,却又无比温柔。

经历了许多,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归宿。这里异常地亲切,异常地熟悉,因为在这里生活过很久,很久。

世界上其实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针不刺到别人身上,他们就不知道有多痛。

独自流连于九月的午后,当暖暖的阳光被阴云所遮掩,当柔和的微风被寒风所替代,当回忆的堤坝被言语所决堤……是否,所有荒诞不经的诺言仍被期待,所有心灰意冷的笑容仍被掩藏,所有古井无波的眼神仍被慌乱……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