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讨论世界上那些优秀的家族 例如肯迪尼家族

日期:2020-09-16 19:58:3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46
文章最开始,我的那个说迷茫的朋友,其实他们的家族也是很大的。我想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我们爱的人面前,我们永远表现的是优秀的,但是在我们讨厌的人面前有的人会做出一些宽容的表现,而有的人会做一

文章最开始,我的那个说迷茫的朋友,其实他们的家族也是很大的。

我想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我们爱的人面前,我们永远表现的是优秀的,但是在我们讨厌的人面前有的人会做出一些宽容的表现,而有的人会做一些莽撞的举动,这涉及到另外一个话题,不深究!

哈佛的开学典礼上一位校友说过:“事实上很多优秀的人,走不出一个怪圈,就是优秀着优秀着就优秀成了平庸。”众多的优秀人物,拥有大智慧的人,就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最终成了一个平庸者,被大浪淘尽。拒绝平庸,对于他们,甚至是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是多么重要,而又多么艰难。

雪花的记忆,停留在落雪纷飞的季节了,缄默不语,看窗外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或许,总有一世繁华让你看尽繁华,再无浮夸。

这个问题,没有固定的答案,因为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说世界是一汪海洋,那么每个人都只是海洋上漂浮着的一面轻舟。

管好自己的嘴,也就是要加强自身的俢养。多读书,多思考,多和优秀的人在一起。群处管住嘴,独处守住心。让岁月中那些遇见过的人和苍老的过往如溪水般细水长流。

印尼少年海上漂流49天并奇迹生还。一名印度尼西亚青少年阿迪朗(ldi Novel Adilang)在海上漂浮了49天后幸存下来,上演了现实版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他称自己在一周内用尽了食物,并食用衣服捕获的鱼和挤出的海水,最终幸存下来。

阿迪朗称每次看到另一艘船时都会打开一盏灯,但屡屡落空,不记得有多少人经过却没能发现他的存在了。

印度尼西亚驻日本大连领事馆表示,这名18岁的男子于8月31日被关岛附近的一艘巴拿马国旗船只救出,距其原址约1,200英里(1,920公里),并在此之前与官员一起返回印度尼西亚。

这名印尼少年从16岁起就职于世界上最孤独的工作之一:浮鱼捕集器负责人。在北海岸约125公里(78英里)处的苏拉威西岛上,单靠一个木制的木筏,上面有一个小屋,夜间点亮以吸引鱼,如此日复一日。

Adilang的母亲Net Kahiking说,从钓鱼筏上是看不到海岸线的,而且与船只经过区域相距数英里。食物和发电机燃料等物资大约每周一次会被岸上的人投放到小岛上,同时捕集器里的鱼被带走。每月收入130美元的看护人员仅仅通过手持无线电,保持与其他渔船的交流。

“我在木筏上待了一个月零18天。我的食物在第一周后用尽了,“阿迪朗说。几天没下雨的时候,“我不得不把衣服浸泡在海里,然后我挤了下来喝了水。”

男孩的父亲阿尔法安·阿迪朗(Alfian Adilang)说,他的家人对他的归来到非常高兴,但对他的雇主很生气。这是青少年的第三次木筏漂流。男孩说,前两次都是被船主的船救出。

但这一次出现了意外,木筏用绳索固定,但强烈的摩擦使它们断裂。强风暴把他吹到了关岛,船没有船桨,也没有引擎动力,他只好随海浪漂流。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父母,所以我每天都在祈祷,”他说。

阿迪朗的便携式收音机(HT)成为了他的救星。“8月31日清晨,当我看到那艘船的时候,我点亮了灯,并用它大声求助。”他说。

“这艘船已经驶过了大约一英里,但后来掉头转向了我。可能是因为我使用了英文单词,“他说。 “然后他们谈到了HT。”

少年获救后虽体弱,但是身体状况尚可,没有生命危险。阿迪朗是四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儿子,他说他不再想要在这样危险的境况中工作了,他的父母也已经同意他的想法。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