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的夜幕早已落下 四周的霓虹灯绿的世界又开始喧闹了

日期:2020-09-16 20:19: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17
在夜幕下,我走进了华灯绚丽的文明古城---赣州。一直以来,不是特别清楚那些花会在秋天里开放,秋在这里总是轻轻柔柔悄然无声的到来,从不实施秋风扫落叶的狂暴,树该绿照样绿,花儿该开照样开,因而,这样的我早

在夜幕下,我走进了华灯绚丽的文明古城---赣州。

一直以来,不是特别清楚那些花会在秋天里开放,秋在这里总是轻轻柔柔悄然无声的到来,从不实施秋风扫落叶的狂暴,树该绿照样绿,花儿该开照样开,因而,这样的我早已习惯对满眼绿色的熟视无睹,而它就是一棵树,仅此而已。又在某一天,又一棵灯台叶树开花了,接着街道两边的灯台叶树都开花了,走在这样的树下,大概所有路过的人都感觉到了吧。

突然想去北方,去看看金秋的落叶,看着那如花瓣一般的叶子,一片一片地慢慢飘落下来,把四周的地面都染成一片灿烂的金色。

汽车的鸣笛声,打断了我的沉思,收起破碎的记忆,梳理纷乱的思绪,听到医务室正在交接班,喧闹了一天的古城太原,已是鸟回巢,人归宿,在这思虑万千,疼痛难忍的夜晚,我不知道能不能入睡。

霓虹灯落、莫大的旧城不在、只剩下那些蹒跚的过客和空寂的旧城…

远远望去,那些霓虹灯隐没在夜色里,像是一条流动的星河,不需要仰望的星河。

别离原为战胜与光阴的竞赛,每把声音定会嘱咐要早出早回来,只是回头便知时代早不存在, 临别的激动和悲哀却可印证着爱。

静听,身之四周,叶之沙沙,是秋之呻吟?还是解脱的欢悦?每一次落下,似乎都是命运之手随意地弹拨。而以心而听,则只闻寂寂,却无丝毫的悲凉,梦于一瞬间,就在身影后寂寥无踪。

七月流火,炎热的夏季,骄阳似火,酷热难耐,巴西世界杯的狂欢早已落下帷幕,足球的狂欢虽已结束,但属于我们博敏的狂欢才刚刚开始。正值博敏20周年庆之际,公司组织6月、7月优秀员工前往深圳欢乐谷游玩。消息一出,我等心情澎湃,欢呼雀跃。

某天,他三终于在世纪大道相遇了,蹬自行车的非常羡慕开海马s75的,开海马s75的又非常羡慕开丰田霸道的,而开丰田霸道的又非常喜欢过蹬自行车的人的日子。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下起雨来,大巴在雨中奔驰,雨像较劲似的越下越大,路上已水流成河,天空中翻滚着灰色的云团,这是近几日遇到的最大的一场雨,夜幕也比晴日时早一步降临,远远望见昆明市区已次第亮起的灯光。

夕阳开始西下,湖面载满了夕阳的余晖。微风夹杂着严冬尚未完全消褪的余寒,拂过面颊,凉意阵阵。游人渐渐地离去,船艇悄落了声息。整个金鸡湖少了许多喧闹,渐渐进入沉静的夜。

时光变迁,女子蜕去了应有的温婉,一颗心猖狂地毫不收敛。穿梭在深圳的夜市,看霓虹灯不停地闪烁,聆听格子铺里悠扬的情歌。岁月染指青春流年,流年跌宕谁的容颜?娇艳的妆容是否映射了她们内心的落寞?清香弥漫了喧闹都市的角角落落……

片片玉色蝴蝶,舞动着轻盈的翅膀,在朦胧的夜幕中,寻觅迷失的家园。

霓虹灯依旧那么的鲜艳刺眼,在这个萎靡的夜更好的彰显了它独特的奢华!

时光啊时光,你从不给我任何机会。有时,我们喧闹,嬉笑。但是,这些日子与岁月,就在狂欢时的尖叫中消失,就在我们喧闹时溜走,就一点一点失踪于世俗繁华,就一点一滴蒸发在都市的灯红酒绿里。这种可有可无的喧闹,狂欢,毫无意义地来,又毫无意义地走。这种时间,轻的无痕……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