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 在西方总是用来指艳日

日期:2020-09-16 10:39: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74
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回忆?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沉迷?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挥霍?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迷茫?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奋斗?!四月花开。四月在我生命中有着特殊意义。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是我喜欢

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回忆?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沉迷?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挥霍?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迷茫?我还有多少时间可用来奋斗?!

四月花开。四月在我生命中有着特殊意义。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是我喜欢的月份。

总是喜欢用透明、细腻、诗意的文字尽情的宣泄心中的惆怅与郁闷,总是在文字中得到超然与释怀。这样的生活已经成了一个症结,让自己难上难下,难超脱、难入世,难婉难放。

四月的天是春暖花开的,并不是所谓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风吹动着花海,如波浪般荡漾,阵阵芳香迎面扑鼻而入,让人如痴如醉。

年龄,很可怕,会剥夺我很多东西。当长大,我有好多事情要忙,好多问题要担忧,好少好少时间可以用来欣赏,用来想象,用来遐思。而且更糟糕,我越来越频繁地埋怨这个世界多么不完美。

几夜稀疏雨,朝息厚且柔。残花露重小城楼。压碎黄粱余梦指魂搜。​〖《中华新韵》七尤〗 (庚辰年农历八月廿七,2005年5月2日修改于晋财大,2018年07月01日再改于鹭岛)

古有语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常用来指拿卑劣的想法去推测正派人的心思。小人:指道德品质不好的人;度:推测;君子:旧指品行高尚的人。

2012年2月13日,我要永远记住这一天!因为从今天开始,从女儿称我“亲爱的艳姐姐”开始,说明了我们之间不仅仅是母女关系,而有了更宜沟通和理解的最好的朋友关系!

院内又是爸爸开垦出来的菜园,农家的人总是这样,丝毫舍不得浪费没一寸珍贵的土地,农家的人也是土地的艺术家,规划着哪一片是哪些种子的天地。老爸还自己制作了一个小小的‘公棚’,长约一米,宽约两尺,用来存放一些小蔬菜。

舅娘总是用那有些尖细而又哽咽的声音呼喊着我和妹妹的乳名:“艳儿、琼儿,有空要来哦,一定要来的……”。这声音、这情景一直铭刻在我的记忆里从没有过间断。三十四年来,当我们从舅舅家出走而回的时候,舅娘都是站在这个垭口。

只是,我没有想到在这个七月你会离开,会突然回北方。如花的怀念终将成为虚无的幻影,南方再也无法寻觅你艳影。小城还是那个小城,我的眼眸却是伤离别的眼眸。以后,小城的玉兰树如何聆听你的琼音?盈盈指腹划过青砖绿瓦,我又如何勾勒你如花似玉的容颜。

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小女孩在沁芳闸的桃花树底下偷看《会真记》。当宝玉对黛玉说:我就是那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的时候,黛玉的娇俏模样立马展示的淋漓尽致。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通红,登时直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两只似睁非睁的眼,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

不擅于说故事,不会涛涛说教,只是碎碎念,念我所思,记我所想。四月物语。有关于四月的残念、故事。这里不是要说岩井俊二的电影《四月物语》,当然也不关乎暗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