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细雨时断时续地飘逸着 山间的草色被云烟涤荡得不着一丝萧条的痕迹了

日期:2020-09-16 10:21: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377
雪花开了,从天空中落下了,翩翩舞动着身躯,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只是展示着它们的优雅,没有带着任何的风沙,来到了身边,在不断地回旋。伸手接着雪花,看到雪花在手心里面的挣扎,最后化成了水,显得有些沉坠,那些

雪花开了,从天空中落下了,翩翩舞动着身躯,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只是展示着它们的优雅,没有带着任何的风沙,来到了身边,在不断地回旋。伸手接着雪花,看到雪花在手心里面的挣扎,最后化成了水,显得有些沉坠,那些飘逸,还有那些凄迷,都已经没有了,只留下水的凝涩。而旁边的雪花继续舞蹈着,演绎着它们自己的笙歌。也许这是它们显现着岁月的甜蜜,也许是它们留下岁月的回忆;或者是它们的快乐,或者是它们想要唱起的歌。

五色梅,茶花开得太突然,也许它们的使命如此吧,花事一场后茫茫然被冲土而出的小幼芽取代,那些昂扬的芽苞势不可挡地凌厉姿势成烂漫的主角。

难得又睡不着了,清醒的午夜,记不清是否睡过一场,是否又是梦回。也应该睡不着吧,年轻人的热血西方跨年夜,轻微变形的浪漫主义夜晚。都在恭喜自己又熬过一年吧。

我恋过九月的风,温柔而又缱绻,我恋过九月的雨,缠绵而又微凉,我恋过九月的云,宁静而又轻柔。那些被风吹散的落花,唯美了这个秋季的韵语。陌上的红叶,拂过流年的枝桠,看光阴落满细微的尘土,落叶与风儿互相沉默,寂静的云朵也悄悄地变得忧伤!

或许,一场雨,会涤荡世间太多的泥泞。

九月的细雨时断时续地飘逸着,山间的草色被云烟涤荡得不着一丝萧条的痕迹了,水珠儿晶莹剔透,松柏泛着薄薄地白雾,如同一位裹着蝉翼的仙子用曼妙的舞姿抒发着内心的渴求。远处的山峰云蒸雾敛。

九月的蜀地不复七月的炎热,绵绵雨一下就是好几天,阴沉沉的天空始终不肯复晴。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温润的春雨,让我想起文人墨客笔下的江南。它抚平所有的悲欢离合,遗忘所有的辉煌落寞,于清新明丽中孕育新的希望。

我的记忆中总是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早上一轮金色的太阳刚刚升起,在群山逶迤的山间一垅垅的田地里,外公手扶犁把,吆喝着黄牛在犁田。牛在前面艰辛地走着,犁在后面欢快地犁着,外公则在后面稳稳地扶着犁把,身后是一条条被犁犁过的深深的水沟。

躺在绿色的草地上,听着草与花的细语,听着百灵鸟的歌唱,会有一种超凡脱俗进入天堂的感觉,没有了烦恼,没有了忧愁。仿佛这个世界不存在了,只有青青的草,五颜六色的花和百灵鸟的歌唱。

是啊!它是那么让人感动。以横扫一切的姿态,吹散了乌云,涤荡了黯黑,把一切不合理统统刮倒掀翻。

在今年的九月,刚好面临好友同事们孩子们小升初、中考、高考的毕业考试。于是,就有了以下故事:

自古以来,有花开就有花落,有人说″花落,是另一种离别"。我不喜欢离别,因为我做不到李白豪放飘逸的挥手,也做不到纳兰细腻柔情的挽留。我在离别前会酝酿出千言万语,却终究难以出口,所以在分离时,我只能说一句″再见″。我其实不大喜欢"再见″,因为它像是在许一个诺言,然后各自奔走,再也没有人去尝试续写它,在古时,没有先进的通讯方式说再见,就意味着再也不见……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