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在瑟瑟的秋风里渐渐枯萎 我们蜷缩在温暖的房子里

日期:2020-05-24 09:54:5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8
秋天的山色,没有了夏天时的黛青浓绿,变得斑斓、变得多彩。绿叶渐渐少去,有的凋落,有的渐渐变黄枯萎,有的还是一样的绿。火红的枫叶,燃烧着生命的激情,为秋添加青春的色彩。满山的野菊花,也像是被这秋的绚烂感

秋天的山色,没有了夏天时的黛青浓绿,变得斑斓、变得多彩。绿叶渐渐少去,有的凋落,有的渐渐变黄枯萎,有的还是一样的绿。火红的枫叶,燃烧着生命的激情,为秋添加青春的色彩。满山的野菊花,也像是被这秋的绚烂感染,露出幸福的笑脸。

院里唰唰的扫地声响起,也听到了秋叶在地上翻卷的声音。能想象门前的楝树,一夜秋风里,又落了多少的枯黄,我常常不忍看落叶的斑驳,一响爱干净的母亲,已将它清扫理净,我便少了一份伤感。

只是累了,倦了,蜷缩在心房,尘封,遗忘!

城市用热闹掩盖落寞的真相,呈现出泡沫的虚假繁荣。我们被幽闭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城堡中,渐渐惆怅枯萎,被榨干了活泼的心性,压缩成城市化的标本。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沿着老街慢慢步行,回去。绚烂的余晖将老街房子的屋顶铺上一层金色,整个老街便在落日中熠熠生辉起来,像梦境一般,但却是真实的、触手可及的温暖实在。是下班的时候了,人渐渐多了起来,街道也更热闹了。我看着匆匆而过的行人,心里羡慕极了在这条老街上生活的扬州人,当万籁俱寂、狗吠深巷的时候,他们还能抱着这份古老的温暖安然而幸福地入睡。

在秋风里

跳舞的不只是树叶

还有她

扭动着全身的线条

你就是秋姑娘

流离踉跄在时间中,我看见那个笑容傻傻一脸单纯的小女孩在一点一点变得黯淡,她蜷缩在角落里,泪水不断地往下掉。透明地面散射万千流光,泪珠将它打碎,无数裂痕蜿蜒到女孩的眼眸中,刻上艮久的疮疤。

书蜷缩在书架里n今天不读诗了,诗无非是n抽刀断水,举杯消愁n当中年的白发扶起岁月的伤n我也不再追问n白发三千丈n要那么长,干什么

那道美丽的风景线,生如夏花般烂漫。

跳房子。在地上画个房子,标上数字,把自己用碎布针线缝好里面装上沙子的沙包丢在哪间房子里,然后单腿双腿跳过去捡沙包,跳一下午也不觉得累。

有一天,蝴蝶又围着它心爱的花儿跳舞时,它惊讶的发现,花儿正在渐渐的枯萎掉。它飞来又飞去,瞧了又瞧,终无悲伤的确认这个事情,花儿快要凋亡了。

有一幕定格在记忆里,六岁的我住在东厢房,半夜醒来,清冷的月光从长窗里照进来,孤零零的害怕,好像世界上只有小小的我一个。枕头边有个布娃娃,但也派不了什么用处。冷冷的孤独的害怕。我理解的孤独二字就是从这里体验的。记得有一天,记不清来龙去脉了,到村上一家去串门,那家是成家的两兄弟住三间房,一间是共同的吃饭的地方,还有一间就是住的地方,一家六口住一间房,父母一个床,四个儿子的床就像现在学生宿舍上下铺,屋子里挤满了人,有二个儿子在上铺往下看我们,热闹。我楞楞的站在那里,羡慕!我瞬间懂得了羡慕这个词的意思。为什么?人家可以热热闹闹的。直到若干年后等我谈婚论嫁时,别人家首先考虑的都是房子问题,我直接忽略了。然后就是没有房子住,父亲的级别在子女结婚的时候安排了一户小户的房子。先生要租房子住,租了一间房,也没什么想法,一年后单位安排了一间房,用木板隔一隔,里面住,外边吃饭,也没什么感觉,反正是晚上不害怕了。然后是先生换房子,先是二室一厅,现在是三室二厅。我也没什么反应,宠辱不惊的态度。其实就是一个人住在陆巷外婆家东厢房害怕的后遗症。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