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枝头的鸟儿再次唱响了春的韵美 温柔的风

日期:2020-05-24 08:06: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372
漫步在文字之中,他奏响了心灵的五线谱,字里行间渗透着真,善,美……我懂了!这世间的确有一种能够让人终身缅想的声音,如某些歌曲,某部电影,或某些精彩瞬间。温柔的星空,谁和我一样也在无助的望着黑黑的夜,突

漫步在文字之中,他奏响了心灵的五线谱,字里行间渗透着真,善,美……我懂了!这世间的确有一种能够让人终身缅想的声音,如某些歌曲,某部电影,或某些精彩瞬间。

温柔的星空,谁和我一样也在无助的望着黑黑的夜,突然狂吠,是风太乱,是月亮太圆,是你太遥远。

当城里的鸟儿无可挽留地飞走了,除了云彩,只有广场上空各种风筝如鸟,虽摇曳生姿,但不会用如歌的语言与我们交谈。

光秃秃的树枝上面搭着一两只鸟,人走过去它们飞掉,人不走过去它们叽叽喳喳叫。踩着叶片不是踩着雪,总觉得南方缺少点什么,如果哈尔滨的冰城转移到南方,在温暖里融化的积雪,或许带给异地更多温情。我想丛林里寻找冬天,除了枯叶还有寂寥……寂寥的是虫儿都休眠了,动物也绝迹了,孤零零的四周只有一往情深等待着春天的人。当山花烂漫,春雪来临,那么冬天终于完成交接,我眼前的枯木必然开枝散叶。可弥留在枝头的鸟儿,不知道它是否适应季节的脚步。

后来没多久,因学农的日期已满我就回到了城里,而从此我就和小红失去了联系,只是后来从那个小镇学农回来的人告诉我,那些年很多地方都在闹着粮荒,而当地的秋收时节又不知从哪儿总要飞来成千上万的鸟儿觅食稻谷,于是,为了保证粮食增不的指标,当地的人就常常用猎枪或大网捕杀成群飞翔的鸟儿,我想,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小红就再不用坐在那座弯弯的小石桥上唱那些好听的歌谣了……

那时候俺们几个常在一起割草的小姐妹结伴站在树下,望着枝头上鸟儿,怀着满肚子好奇跟它们对话, 俺们模仿鸟的声调喊:“光棍打锄”?

现今的白鹿原人,告别了往日历史变革中的伤痛,延续和见证着这个村子的兴旺与荣辱。美好的生活,是他们点亮的梦想之光,唱响的时代之歌。

凤凰春色桃花艳,河阳山歌清韵美。

黄昏依稀,光明塔在逆光中变得朦胧,而又异常的美。我漫步在云影桥上,任凭熏风温柔地滑过我的耳畔。

早上晨练那会儿,没有雨,只有风。轻风拂过脸颊,极尽温柔,如母亲。沐着那风,我心底似乎也荡漾开无限的柔情。眼前,白茅花浪层层叠叠,于无尽素雅中给人一种翩然出尘的感觉。白色,绿色,原来它们的混搭是这般惊艳。

玫瑰虽然美,但是它有刺,一不小心就会扎破手指;睡莲虽然美,但是它只是在白天开花而晚上则会闭合,不能一直欣赏到它的美;梅花虽然美,但是它开在寒冬季节,又有多少人能够看到它的美?而你,不一样,你开在春秋冬夏黑夜白昼,你温柔,不像玫瑰的刺那样让人无法靠近,所以,你是无与伦比的。

我又有一些诗意的解释,这些叶子肯定有他们不愿离开枝头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一只小鸟,没有履行最初的约定,没有再次回到这里,所以,叶子呆在原地只好痴痴地等待,因为一旦它离去了,那只鸟儿就不能轻易找到了,就会错过。

站在极软、极弱的早春的皮肤,可感发于一枝吐芽嫩的柳须,地面上发青绿的小翠,无名花的到来,还有结着红、白的桃李花树。它们是软春的唱者,是软春深处的弱力的强者,是软着的二月春风的弦韵里发出的弱力强波。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