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么时候 风扫走了黄桷树的落叶

日期:2020-05-23 15:45: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28
那棵树啊,你怎么不留住叶呢?你怎么舍得叶的离去呢?那树,你告诉我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失眠,每天晚上总是会想着,想着我得的不是“失眠症”而是“失忆症”那该多好啊。我宁愿我的心有一半是空的,也不希望,总

那棵树啊,你怎么不留住叶呢?你怎么舍得叶的离去呢?那树,你告诉我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失眠,每天晚上总是会想着,想着我得的不是“失眠症”而是“失忆症”那该多好啊。我宁愿我的心有一半是空的,也不希望,总会有一个地方被钉上长长的封条,却也始终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跑出来叫嚣一番,始终都不知道自己的坚强会在哪个瞬间轰然倒塌。可能是因为时间走得太快,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就再也记不起是谁的诺言在诉说着我们的永远。

要不是叶面在阳光下透着鲜艳的鹅掌黄,八月快到了,空气也比以往清凉了些,我都怀疑《淮南子·说山训》里:“以小见大,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是不是错觉。

山头黄落树千柯,一夜金风淹碧萝,

谁惧三分冬意到,晨间小径走盘陀,

风还在习习的吹,一排小白杨谦恭的向西低头哈腰,似向黄昏的太阳敬礼。池塘东南角边,有一三亩左右的方形藕塘,荷叶都已枯萎,搭在纤细的绿色叶杆上,像搭在少妇头顶上综色的头巾,一树树灰色的莲蓬高耸,像少妇们抱着一个个嗽叭在吹,荷叶的方阵似一个乐队,那嘟嘟的风声,不正是她们吹奏的乐章么。金秋十月,黄昏落日的辉煌,傍晚渔家的劳动场景,不值得吹奏么?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可却渐渐的淋湿我夏季的心事……

再……而风,更是永远无休止的来回拂过,不带来什么,走却带走了叶,叶的一次离去,树就多一圈伤痕,可树永远不说,仍永远默默无语。而风也并不知树的心伤,仍……

校园的果树,有很多,但不是随意可吃,所以注意到它们只是因为它结果了和落了满地。从想起窗外的枇杷树之后,便经常去窗前陪伴它亦或是它陪伴我。看到它结了青青的绿色的果实、割草的叔叔给它浇了水、暴雨时被吹弯了的腰,就这样一天天,枇杷果也由小变大、由绿变黄、由涩变酸甜,我知道我要慢慢的离开了。

你,欠我一个秋天!风温柔的吹着,吹醒了思念,叶子一片绿、一片泛了黄。知道么,等是荒径寸心入土的疼啊!亲爱,你欠我一个秋天,整整一个季节的转换,从碧绿到暗黄,从温婉到冰寒。闭上眼、回忆停在你不舍的画面,你的泪是我可以坚持的源泉,记得、你欠我一个秋天!

风来了,雨走了,雨来了,风走了,爱情的故事总在风雨中飘摇。

不知什么时候,风扫走了黄桷树的落叶,这不是落英缤纷的时节,却让人走在秋天里,领受着秋天的感觉。这时候不必感慨,只需伤感,再伤感。在许多陌生的环境里,独来独往,没人关心,也没有人爱护。

我来到府河边,绿色显得格外清晰,河边春风杨柳,碧波荡漾,阵风吹起柳条,掀起绿浪。恰似少女的裙摆,随风飘荡,黄桷树的落叶飘下、一地淡黄……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