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大观园中的人物过着诗意般的生活

日期:2020-05-23 14:52: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799
刘姥姥到了荣国府,除了贾母,别人都曾经笑谑刘姥姥。黛玉更是出言不逊,说刘姥姥是“母蝗虫”。林黛玉还让惜春把蝗虫画在大观园图里,并起名为“携蝗大嚼图”。也许,这世上能不记得失,无怨无恨的就是水了,至少,

刘姥姥到了荣国府,除了贾母,别人都曾经笑谑刘姥姥。黛玉更是出言不逊,说刘姥姥是“母蝗虫”。林黛玉还让惜春把蝗虫画在大观园图里,并起名为“携蝗大嚼图”。

也许,这世上能不记得失,无怨无恨的就是水了,至少,只有水会干净地那样圣洁,难道不是吗?难道如水般的人生不够诗意?不然它怎么会浩渗如虹,涤透人心?难道如水般的人生不够幸会福,不然,它怎会广纳月华,晶莹剔透?

踱步在文字里的安意如有着天然去雕饰的婉约和美丽。她向往黄仲则“别后相思空一水,重来回首已三生”般悱恻缠绵的感情。梦想自己可以是一位生活在古代有学识的大家闺秀。庭院深处,柳坞荷池,抚琴嗅香,翻书品茶。然而现实中的她,却是一个穿着旗袍拍桌子的女子。她喜欢旅行,向往拉萨和丽江。喜欢苏轼“诗酒趁年华”义无反顾般的洒脱;她喜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旅行;她孤傲,却不矫情,不故作清高。安意如,就是这样一个人,行走在尘世中,却不食人间烟火。叹时光漫漫,又何妨扬眉谈笑,心境从容。

总编打来电话,我采访的人物题材稿件,被杂志社第二次退回,还需要继续修改适调。

天命,我体会就是从对自然,对社会,对人生的成熟体验中,所获得的一种极为宝贵的理性积累。书本上可能没有,那是你自己悟出来的,或者是客观直接对你的警示;各种事理,各种境遇,各种人物,各种成败,莫不如此。经历和见识,给了你辨析客观的人生体验。察其毫端,可知骨髓;辨其音味,可识本真;观其作为,可见忠伪;看其所能,可明虚实。这句古语,言简而意真

每天都是一首诗,

日日夜夜,每时每刻,分分秒秒,

时间总是在随着光阴的流逝不经意间走过。

每天都是一首诗,

这里那里,此处彼处,来来往往,

地点总是在随着脚步的移动不断更换地方。

每天都是一首诗,

你你我我,主主客客,兼顾他人,

人物总是随着角色的转换对待的看法也跟着改变。

每天都是一首诗,

国事家事,大事小事,生活世事,

你唯独只把自己一天认为最重要最感兴趣的事记在心头。

没想过会有一天自己身边的人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过着自己的日子,而自己现在过着自己想都没想过的生活。

索隐派的手法经常是把《红楼梦》中的故事隐喻历史上的真事,把《红楼梦》中的人物影射为某一历史上的真人。用拆字、谐韵、类比的方法,解读故事。蔡元培还认为,贾家就是伪朝廷,贾家子孙就是各部门。例如贾赦的妻子是邢夫人,而贾赦代表了刑部。

也许会有人再问,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存在着那么多的不公平,不公正——有的人住豪宅,坐豪车,穿名牌衣服,戴世界名表,喝高档名酒,抽高档名烟等等,衣食住行用,处处高一等,过着神仙一般的天堂日子,而有些人蔽履褴衣,家徒四壁,整天为柴米油盐奔波操劳,过着度日如年的煎熬生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