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家乡的小河水很多 以前家乡没有沙漠

日期:2020-05-23 15:07:2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33
一江春水向东流,流着流着就褪了它的颜色,失去了它的芳香。似乎大家都这么认为,黄河的水本来就是黄的。这句话现在没错,但是放在以前却是错误的。以前的黄河水,可不是黄的,而应是清澈的,可能不会见底。黄的原因

一江春水向东流,流着流着就褪了它的颜色,失去了它的芳香。似乎大家都这么认为,黄河的水本来就是黄的。这句话现在没错,但是放在以前却是错误的。以前的黄河水,可不是黄的,而应是清澈的,可能不会见底。黄的原因是,黄土高原地区的严重砍伐!

很久以前我看那扇门有很多分感慨,就是希望能走进去不再出来。

我家门前的小河给我留下太多太多的记忆。那时,我们会不知羞丑的脱个精光,泡在河水里。河水轻轻的摸着身上米一寸皮肤,痒痒的,润润的,是沁心的舒服美丽,那时觉得河水就像贴心的衣服。离开水我会不安,任何不悦的事情都能冷却我的心,心会不快乐,不悲伤。

梦中的小橘灯,缘起于外婆的小橘灯。记忆中外婆用故乡的橘子皮做的小橘灯很有童趣。小时候粤北的橘子很甜。在那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浈水边家里自留地的田埂上种有一棵很大的橘子树。秋冬季节,一树橘子红彤彤的,经常有小麻雀飞到树上啄食,外婆总是拿起浇菜的长竹筒赶他们,一边赶一边喊:小麻雀,飞过河,敲锣打鼓娶老婆。有钱娶个小妹仔,没钱娶个癞痢婆。意思是叫小麻雀赶紧飞过浈水去,对岸有很多好吃的,不要啄食我们家的橘子。当然,主要也是教狗儿童谣。童年家乡还没有电,冬天的粤北还是比较寒冷,天黑的早。晚上经常要外出喂猪,橘子熟了时候,秋高气爽的晚上,外婆常常也做盏小橘灯给狗儿提着,屁颠屁颠跟在外婆后面。外婆做的小橘灯很是精致,小巧玲珑的好看。那时候,家里是贫农贫穷舍不得买蜡烛,只有煤油,一个橘子,一小棍子,墨水瓶里灌点煤油,就是一盏小橘灯,提着走要特別的小心,一不小心,煤油就会溢出来,把整个小橘灯烧着。然而却也是一种童趣。

日夜与这条小河相依的父母、乡亲们,大概是忘记了自己是大禹的后代,肆意破坏满山的“绿”,而至于自己赖以生存的河流变小,河水变黑。而满山的翠绿,河水蜿蜒穿行的美好景致不复存在。过去的年代,由于家乡的人们肆意忌惮地砍伐山林,排放的污水和丢扔的垃圾,使得小河早已不堪重负而变得面目全非。

家乡的乡间小路,条条弯弯曲曲,蜿蜒连绵在家乡的每一座山峦之间。那条连接县城的所谓乡间大道已经成了乡村公路。再没有以前雨后的泥泞。路边无人打理的灌木丛和红柳看到你会摇头摆尾打招呼。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以前在乡下经历。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所在的生产队,有条东西走向的小河浜,全长约百米,河南北两岸沿河建造了一排排独立的平房,为了让小河内船运输方便,也让河中的水清澈一些,生产队往往会隔几年,对小河浜进行一次抽干河水,并对河底,进行一次彻底的清理活动。

一双黄胶鞋,一双大头鞋,踏着春夏秋冬的季节,伴着军营的号声,走遍了贺兰山那个军营的每个角落;穿过苍松翠绿的森林,翻过不毛之地的山丘,蹒跚过浩瀚的沙漠地带,从来没有迷失过方向和人生的目标,是因为头顶的那颗红五星始终闪闪;青春的身躯在那块硬床板上躺过,汗渍和泪水在训练场上撒过,五湖四海的双手在那里紧紧地握过,心与心在那里交过,信笺上常常默默写下惦念家乡和父母家人的文字外,在那里唯一喊出情感的声音就是-战友!

延伸 · 推荐

以前喜欢饮茶 要那种绿绿的

我一直以为,邻里之间是友爱和善的,就像在家乡时的那种,隔着一个村都能随意进屋喝杯水,吃餐饭。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记得有一年我生病在家躺在床上,三天没有下过床,那时我哭,想念家乡,想念邻里长辈们清脆的叫我...

一阵清风 牛大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以前家乡的小河水很多,以前家乡没有沙漠,以前我想你可以告诉蓝天,告诉白云我在思念。现在不一样了,开车去远方,原到找不回家乡的模样,陌生的地方让人想哭,陌生的世界让人孤单,陌生的社会会不会掉泪。玉泉寺是...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