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天的汤山野外拉练结束后 我就和所有的新生一样

日期:2020-05-23 15:19: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63
我们有民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出勤高达三百五十余天,大把大把的吃药来缓解身体的病痛,却还坚持在岗位上尽职尽责;有民警家中孩子才刚刚出生没多久,妻子身体也还相当虚弱,却还是坚持留在单位值班,只因为工作需要

我们有民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出勤高达三百五十余天,大把大把的吃药来缓解身体的病痛,却还坚持在岗位上尽职尽责;有民警家中孩子才刚刚出生没多久,妻子身体也还相当虚弱,却还是坚持留在单位值班,只因为工作需要;还有些少数民族的民警们在肉孜节、古尔邦节放弃回家团聚过节选择了坚守岗位…

幸福,它像花儿一样有人呵护,像阳光一样有人热爱,像空气一样有人珍惜,像微笑一样有人欣赏。

时隔八年的2014年8月,再次去大姐家,三哥从绵阳驱车去成都接我,顺利接到后,引着我上车,他却坐上了副驾座,这我才看到驾驶座上已经有人,他没回头,拥堵的车流中,车开始往前行驶,我问到:“三哥,旁边这位帅哥是谁呀?”“二哥的嘛,不认得了哦?”“啊,我还真没认出来呢!”原来三哥是特意带二哥出来,顺路教他练车。二哥开的不熟练,从成都到绵阳状况频出,惊心动魄,三哥性子急,在旁边大喊着指导,再急了,就直接动手去转方向盘,拉手刹。看到这情况,我比二哥还紧张,三哥倒是给我吃了定心丸:“妹,有我在,保你安全,怕撒子?”上高速后,我还是偷偷的系上了安全带。

我先喝面汤。上顿剩下的面汤已不是汤了,成了一碗糊糊。我见有些稠,就兑了些开水,倒上点陈醋。正想喝,母亲拿来了胡椒面撒在兑成汤的糊糊里。这么一兑一撒,糊糊又成了一碗酸辣汤。胡椒面刺激了我的鼻子,禁不住喷出几个大喷嚏,母亲赶紧从桌上的卫生纸上揪下一块递给我,看我把鼻涕擦光,再看我埋头喝汤。

我给母亲盛了饭,给她倒上南瓜汤,看着母亲和着汤,往身体里输送了一些食物,心底略略宽心一些。

所有的青葱岁月,所有的时间,在慢慢的推移,可以等待和坚持的未来,一次次落空之后,谁给的勇气,还能够继续?

十五天的汤山野外拉练结束后,我就和所有的新生一样,下到了基层连队。我们警卫专业的学员连队在这907楼五层,真好!我所在的那个宿舍有一扇窗户,从窗户外望去,我就看见不远处有一辆“和谐号”动车急速通过。这时,一位战友不由自主地说:“这是回家的列车。我回家时就是乘坐这辆动车回家。”是啊!战友的一句话提醒了我,这趟急速而过的列车就是回家的列车,车的一头是学校,另一头是家乡。

我们不再像以前一样容易愤怒,容易懦弱,容易勇敢,容易感动,容易冲动,容易信誓旦旦,容易口无遮拦,我们不再像从前一样坚定地许下诺言吗,一样坚定地相信天长地久,一样肆无忌惮的谈论根本不存在的梦想。我们经历的越来越多,我们失去的也越来越多了。

他们梦中向往住进城市,因国家强盛,就这么快的在自己有生之年变成了现实。当他们住进城市之后,会发现城市真的很美好,不象在农村时晚上走出家门,外面只有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为自己照亮儿,若是阴历十五天空晴朗无云、月亮圆又圆时,外面夜晚倒是挺亮的,但阴历十五在一年只有十二个,但能有几次是不被浮云或乌云遮住了月亮呢?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