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清茶一盅 坐卧随意”

日期:2020-05-23 15:18: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51
一年四季,秋天的云最耐看,因为秋清气爽,天蓝云白。一个下午,在“碧涧流红叶,青林点白云”的山头,或坐或卧,闲看云巻云舒。于是,男孩就此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再忙,也会每周抽出一个上午的时光,在自己落地窗前

一年四季,秋天的云最耐看,因为秋清气爽,天蓝云白。一个下午,在“碧涧流红叶,青林点白云”的山头,或坐或卧,闲看云巻云舒。

于是,男孩就此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再忙,也会每周抽出一个上午的时光,在自己落地窗前的躺椅上,泡一壶绿茶,静静的读上一个早晨的美文。

都说在时光面前,点点滴滴要用到有意义之处,不可以虚度。而此刻,我看一场缠缠绵绵的秋雨,欣赏一盅绿意盎然的清茶,装饰一帘繁华似锦的美梦,光阴亦会悠然而过,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可惜。或许这些都是生活中的插曲,但它才是生活的真实面目。因为深情与感动,是来自于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

唯有绿叶,亲手翻译出春风,让我阅读赏析。我那肥肥瘦瘦的村庄,一洼洼油菜的状语,在那里灿烂。

[静心]总那么无病呻吟矫揉造作惯了,曲终人散的时候,还不适应繁华落尽后的苍凉与真实。生活确如凉白开,虽可以加糖,却不能多,身体会坏。一来二去的折腾才明白不能肆意给生活放添加剂。还原真实自我融入现实生活,坐卧喧嚣,守得宁静。

而今酷暑已过,秋色渐深,冬且欲来,而下一个春季,又终将如约而至。故,何不对镜梳妆,卧听秋风,晨起观雨,暮坐看霞。

这有点像日常家居般的放松。妻子习惯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而我难改散淡的习惯;感觉中居家应该是闲适与散淡的,有随手可取的书报、茶碗和吃食什么的,坐卧无拘无束、无形无态。我甚至认为,凌乱何尝不是生活的率真。一次,在与妻子的论战中,我拿出了一幅画给她看,是现代家居的画面,在那间整洁的客厅沙发上,一条红色的围巾被随意地放着,其中的一角拖到了地板上。这种柔和与协调的氛围凸显着家居的本质,它让我们关于对家居的认识渐渐地靠近了一点点。

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言: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

美文,要诗情画意,具有结构美,语言美,意境美,简约美,音乐美。意境,是散文的灵魂;情感,是意境的灵魂,景物美,人性美,境界高,情致雅,理之妙,构成美文的神韵与风骨。美文惹人喜爱的,现代有朱自清和徐志摩,当代有白落梅和雪小禅。

读清代蒋士铨的《鸣机夜课图记》,读到:记母教铨时,组绣纺③绩之具,毕陈左右;膝置书,令铨坐膝下读之。母手任操作,口授句读,咿唔之声,与轧轧相间。儿怠,则少加夏楚④,旋复持儿而泣曰:“儿及此不学,我何以见汝父!”至夜分,寒甚,母坐于床,拥被覆双足,解衣以胸温儿背,共铨朗诵之;读倦,睡母怀,俄而母摇铨曰:“可以醒矣!”铨张目视母面,泪方纵横落,铨亦泣。少间,复令读;鸡鸣,卧焉。我的泪不觉潸然泣下。

为爱研墨添香,却写不尽灯火阑珊的娇容。夜又浓,无端愁绪,以饮千盅。

坐,醉,梦,卧。古人便是如此简单。把心灵安放在大自然里,所求并不多,仅仅一壶酒而已,披草而坐,倾壶而醉。枕着白云,枕着水声,枕着花香,枕着树影,枕着斑驳的阳光,把心灵放逐,把身体融入自然,睡一觉,做个好梦,多么美好自在的事情。我就喜欢这样,天气晴好时,寻一个无人之处,席地而卧,卧于绵软的草丛之间,忘我、忘世、忘机。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