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 忽然觉得有点不大对头

日期:2020-05-22 18:35: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8
家乡的变化并不大,但稍微有一点,在网上收到她了回复留言似乎过了好久,说斯奴比她很喜欢。“这是一个退役大校军人写给母亲的诗,题目叫《妈妈》”。我这才回答道。前天,在一个专卖盗版的书摊上看到一本书,内容我

家乡的变化并不大,但稍微有一点,在网上收到她了回复留言似乎过了好久,说斯奴比她很喜欢。

“这是一个退役大校军人写给母亲的诗,题目叫《妈妈》”。我这才回答道。

前天,在一个专卖盗版的书摊上看到一本书,内容我没看,题目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题目叫做《毕业了我们将一无所有》,够赤裸裸的直逼我们即将面对的现实。的确,时间的确是无情的,剥夺了我们的大好时光,前十几年我们溺死在应试教育的浪潮里,好不容易通过高考这个独木桥来到所谓的象牙塔,以为真正属于我们的天地来了。可是,现实突然给了我们一巴掌,原来大学就好像是一个大转盘,你越深入就越晕。

最后说到抽烟,以前觉得很是种享受,在“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一根烟在手,烦忧抛脑后”等等浮夸之词的助推之下,自己的确有点欲罢不能了。如今我却得了新认知,不再觉得有那么享受,因我已习惯了从辩证的角度来看待任何事。烟草的种种触目惊心的危害性不去说它,口里生臭、喉间积痰却是最显著的获得。况且在人堆里吞云吐雾时,常常会引发别人的异样目光或掩鼻不屑的鄙夷神情。如此一来,所谓的一点点享受也顷刻间化为云烟了。

当 天 空 越 暗 的 时 候 星 辰 也 就 会 越 亮

眨眼到了二零一八年一月底,回头看过往的日子,似乎都踩在了云雾里,轻飘飘,软绵绵的。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日历瞥了一眼又一眼,从一到二十九,真真切切是我行走的轨迹。若要问,某一天都干了些什么?我知也不知。似乎,那些琐碎都不足道。然而,那些不足道却是我真真正正过的生活。

犹记酷暑,夏荷飘香,你衔着暖色阳光,踱着步子,出现在了三尺讲台上。初见时,觉得你有点小帅气呢,不过多多少少总让人觉得有点颓废。

真快!转眼间,你已从瘦弱而害羞的小女孩出落成一位大方而有气质的少妇,让人羡慕;转眼间,你我都已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子女,各自忙碌着;转眼间,你我已不再是那个赶鹅的小女孩与小男孩,不再是那天真可爱讨人喜欢的死对头;转眼间,我们已天各一方,我已不能想尝就能尝到你为我做的可口饭菜,更不能时时刻刻看到你那美丽而迷人的笑脸。

看哪,是否记得,记录有记录者,记录着记录。对头得,而我,貌似是那记录者,记录有记录。饶头些,或是现实,本就复杂难懂,不必惹乱情绪。只需记得,于这天地,好好活着,忍受痛苦即可。要难受,就一直,躲藏文字里,记录。

我因为是写文字的,这个是优点,也是缺点。因为看到一个题目就能想到很多。

我身边的很多朋友,他们都是40岁以上的,很多次跟他们聊天,我都觉得有点不习惯,因为他们是喝茶,不喝酒的,只是,渐渐的我才懂得,他们那才是真的大的智慧。

还是插浑在,解决麻烦带。来往穿梭,把老家住房坏钥匙,麻哈麻哈,眼睛早已打皱,阳光不甚清晰,在求人帮忙之中,红包吉利,取锁上锁,搞得汗渗渗,整成瞎出出,完成得顺溜溜,赶紧回家好去牛,一路的春景,那公路、工业区,树木,房屋,征程风帆,寒风凛冽,但心敞亮,年么?麻烦莫怕,人就是麻烦的天敌与对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大功告成,善莫大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