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天不见回音 可雨却愈下愈大

日期:2020-03-26 17:00: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29
亦如影,亦如风,匆匆掠过,留我在原地,你却愈行愈远,好在,还不至于隔洲距海,偶然的一次相遇,哪怕没有言语,没有微笑,可你给我的,却是一个完美的记忆。你就是你,不变的你,公平的你,无法替代的你——青春。

亦如影,亦如风,匆匆掠过,留我在原地,你却愈行愈远,好在,还不至于隔洲距海,偶然的一次相遇,哪怕没有言语,没有微笑,可你给我的,却是一个完美的记忆。你就是你,不变的你,公平的你,无法替代的你——青春。

最怕秋天的雨,让人的心愈来愈冷。

它长年累月经受风雨的吹打,烈阳的暴晒。古人云:“滴水穿石”,可它看上去却那样坚硬,那样执着地卧在那里。有道是“千锤万凿出深山,风吹雨打只等闲。”

在告诉自己,看淡,再看淡。却忘记了,心是一方城, 只能容下一人藏身。红尘单薄,已无心去思量花开的从容。对着镜子才发现,消瘦的眉弯,破了的唇,不知什么时候出血了,素素的指尖轻轻愠开,就像胭脂描了彩,只是有些妖冶。一阙词在流年里辗转,心事随风摊开,飘的很远,很远。泪在蹒跚,却学会了遮掩,没谁看得见,我让雨下在心里面……

可当我爬到窗前,脑袋向窗外探出半圆,我只看到了楼后那株黑得似被烧过的银杏树。树叉上有个因为夏天叶绿满树时看不见的空鸟窝,树上还有几片灰黄的叶子,仅让我看出树还活着。叶上挂满了沉沉的水珠,坠坠愈下,他们在直勾勾地盯着树下干瘪的兄弟看,似看到自己的结局。迎面挤来了一阵冷清的西风,告诉我,它吹散了雾霾,却不知吹来飘雪。

返回的路是依山脚下、水面上修的栈道,据说以前这里是一条吊索桥,后改成的木栈道。栈道上有木棚,曲曲折折,似一条廊道,走在上面也暂时遮蔽了愈下愈大的雨了。

少数民族嗜好烟酒,但家庭偏远经济收入有限,会煮酒的人家还能喝点自酿酒,不会煮的人家喝的酒大多档次很低,甚至无良恶人水兑化学物质、水酒对化学物质,长期饮用成瘾,见酒即喝,久喝成疾,身体每况愈下,直至死去。其中,没有人反思,没有人惭愧,没有人承担责任,是谁之过,喝酒喝死,酒之过,酒疯子之死,为家庭和社会减负?

第二天,去医院上了药。烙印很快的定型了,而那莫名的火依旧燃烧在我心中,考验着我心的承受力何时会被突破。从此,我的心一直被那而控制,而,它控制我心的另一面终究是我那狰狞、可恶、乖张的一面。看看,似乎已被他烧融了,再尘埃中的任何地方,看见了我的一处处剪影,死灰大概不可复燃了吧,那处断纹,被我找到。那便是我心中的一团恶火的导火索。想尽办法熄灭这火,消掉这痕,可愈烧愈大,愈想拿掉却拔不下来,似乎真是烙上去了。

别说,农家少了这,媳妇得想半天如何着手才做得出合口味饭,伤脑筋。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匆忙,来不及回首却早已陈列在风逝的回音中,飘零散去,温暖执心。

今夜,微雨无风,空气中飘着几分暖气,月光在雨夜还是那么皎洁。夏日雨夜,必是伸手难见五指,难得夜空如此宁静。雨刚能打湿头发,都说冬雨淋了会生病,我却想在雨中伫立,让澎湃的心灵得以寂静。世间纷扰难以理清,前世因缘,或许聊以慰藉。

这几天的工作,是我从事以来最郁闷的经历,在感觉里头,我们队是机坪八个分队中最不缺车的,但倒霉的是居然会同时坏掉了两辆哈兰,送去维修却却不见回音。如此一来,上班后我便要像过街老鼠一般,等到南区停车场空虚之时,看有没有零丁放置的车辆是没人开的,相信这样总会捞到一辆拖头车来开。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