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明顶上休息一会 补充了水和食物

日期:2020-03-26 09:24:1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9
冬天到了,该去储备点柴火了,不然手脚就会冻裂的,于是人们开始成群结队地拿起镢头去丘陵上刨树噶哒,还有少年,少年长得还不够结实,每举一次镢头都要气喘吁吁半天,仿佛镢头已经不能被他控制,而是镢头控制着他,

冬天到了,该去储备点柴火了,不然手脚就会冻裂的,于是人们开始成群结队地拿起镢头去丘陵上刨树噶哒,还有少年,少年长得还不够结实,每举一次镢头都要气喘吁吁半天,仿佛镢头已经不能被他控制,而是镢头控制着他,一会左,一会右,一会前,一会后,摇摇晃晃……这一干,又是一个天黑。常常是母亲催促少年半天才回家的,少年很快乐……

我曾经工作的附近,有一座佛堂,工作之暇,我会去那里,不是去拜佛,只是我喜欢那里的气氛,一个人在那站一会。只有在那里,一个人才会完全静下来,一颗蒙尘的心也开始回复纯净。我知道,一会之后,我就会离开那里,重新投入到尘世中。我来这里,是暂时让我的心慢慢放下。有了这样一会,我的一颗不惯红尘的心会好很多。

过一会,晃过神来,问母亲,晓黄呢,出去玩了吧?

在光明顶上休息一会,补充了水和食物,攒足了力气,再逞精神,向玉屏峰进发。到黄山,迎客松不可不看。山路只在座座峰峦间回环,上来下去,下去上来,走一线天,爬天门坎……有名人指着远处一座石山说道:“看!那就是莲花峰……”果然,朗日之下,突兀一座石山,主峰突出,周围几座稍矮的山峰簇拥着,宛如莲花初放……众人禁不住唏嘘称奇,加快了脚步,转过一个山脚,遥遥的望见了玉屏峰,其实并不远,只是被山涧隔了,看山路上的人络绎不绝,都像是去朝拜一样,长长的队伍看不到尽头,只在山道上蜿蜒。我混在一个团队里走,听导游一路讲解,倒是长了见识。

记得那是一个午后,慵懒的阳光催生着阵阵倦意,让人打不起精神,我躺在值班室的床上,迷瞪一会,清醒一会,手中的书掉在地上,横竖不知道已经翻过去几页了。心里就希望这样的午后,一个病人也不要来,这样赖在床上,心里或多或少会有种暖暖的满足感。就在我醒了睡。

中国古代神话中,有一个夸父追日的故事。《山海经》是这么说的:“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夸父立志追赶太阳,也追上了,胜利了,但他在追逐中消耗的水分太多,喝尽了黄河、渭河的水也没有补充上来,“大泽”又远水不解近渴,终于“道渴而死”。在生命的极限面前,一位巨人还是倒下了。这个神话,凝结了人们的崇高理想和丰富的社会经验,是一个悲壮的故事。

里面有载:“其每日饭必用茶泡,喜食芥卤乳腐,吴俗呼为臭乳腐。”这是叙芸娘食之爱好。我对于茶泡饭和芥卤乳腐感到很好奇。茶怎能泡饭?臭乳腐与我们这里腌制的臭豆腐也许是一样的。

夏天是个变脸的季节,它时而哭,时而笑。一会儿晴空万里,碧空如洗,天高云淡,骄阳似火;一会儿天低云暗,乌云密布,狂风怒吼;一会天公大发雷霆,电闪雷鸣;一会瓢泼大雨,倾盆滂沱,;一会儿潇潇雨歇,虹桥飞架南北。夏天就如同孩子的脸一般,没有征兆地变换着。然而夏季却最像恋爱,恋爱的过程是让人期待,让人幸福,让人悲伤的。炎热的日光,清新的雨后,给人一种无法取舍的情感。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