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圣亚五名副总经理同时辞职究竟什么情况?大连圣亚五名副总经理同时辞职事件始末

日期:2020-09-14 09:13: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883
大连圣亚“内斗”继续,五名副总经理同时辞职新京报讯(记者 郑艺佳)9月13日,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圣亚”)公告宣布,公司董事会于9月12日收到公司五位副总经理孙彤、刘明、薛景然

大连圣亚“内斗”继续,五名副总经理同时辞职

新京报讯(记者 郑艺佳)9月13日,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圣亚”)公告宣布,公司董事会于9月12日收到公司五位副总经理孙彤、刘明、薛景然、张宝华和丁霞的联名书面辞职报告。

据公告,上述五位副总经理均因个人原因,辞去在大连圣亚担任的副总经理和其他一切职务。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时起生效,辞职后,上述人员均不在大连圣亚担任任何职务。该事项对大连圣亚的正常运作和日常生产经营所产生的影响尚不确定。

此前,大连圣亚董事会已于6月30日召开紧急会议,将公司总经理肖峰解聘。而丁霞也于7月29日被解除董事会秘书职务。另外,大连圣亚还曾于9月7日发布职工董事薛景然的相关公告,但公司董事长杨子平称该文件系相关不法人员未经授权擅自发出。

5名副总集体辞职 大连圣亚“宫斗”接近尾声

证券时报记者 孙宪超

9月13日晚,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20年9月12日收到公司5位副总经理孙彤、刘明、薛景然、张宝华、丁霞的联名书面辞职报告,5位副总经理均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一切职务。

公司5名副总集体辞职,或许意味着持续了两个多月的大连圣亚“宫斗”已经落下帷幕。

公司副总仅剩2名

东方财富股票交易软件显示,大连圣亚目前共有6位副总经理,分别是姜铭良、刘明、孙彤、薛景然、张宝华和田力。

在此之前的7月29日,大连圣亚召开董事会,罢免了公司董秘、副总经理丁霞。但丁霞对于大连圣亚董事会给出的罢免理由并不认可,在大连圣亚9月2日晚披露的对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回复当中,还披露了丁霞对大连圣亚董事会解聘理由所做出的陈述。大连圣亚9月13日的公告显示,丁霞和大连圣亚4位现任副总经理一道提出辞职。

据悉,孙彤、刘明、薛景然、张宝华、丁霞等5人集体辞职之后,目前留任的副总经理仅剩下2名,分别是姜铭良和田力。其中,姜铭良是大连圣亚的副总经理兼任三亚项目公司总经理,田力是大连圣亚副总经理兼哈尔滨圣亚极地公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哈尔滨圣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大连圣亚现任管理团队绝大多数成员辞职之后,新的管理团队成员何时能够到位,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无疑将会是市场接下来关注的焦点所在。

“宫斗”始于6月末

大连圣亚的“宫斗”始于6月29日。

当天召开的大连圣亚2019年股东大会上,双方围绕相关人事议案展开激烈交锋。罢免王双宏、刘德义董事职务的议案均获通过;大连圣亚国有股东星海湾投资提名任健担任独董、朱琨担任董事的议案均未获通过;杨子平提交的关于增加郑磊为独董,杨奇、陈琛为大连圣亚董事的提案均获通过,孙艳为大连圣亚董事的提案未获通过;磐京基金提交的增加王班为独董的提案未获通过,提名增加毛崴为董事的提案获得通过。

经此一役之后,加上已经担任大连圣亚董事的杨子平、杨子平此前提名的独董屈哲锋,杨子平和磐京基金两方在大连圣亚的董事会中占有绝对优势。

同样是在6月29日当天,大连圣亚召开董事会,杨子平当选为公司董事长。大连圣亚6月30日再度召开董事会,经与会董事无记名投票选举,董事毛崴6票当选公司副董事长。在6月30日召开的董事会上,大连圣亚原总经理肖峰被解聘职务。

此后,大连圣亚的相关方你来我往,上演了一幕幕令外界关注的“宫斗”大戏。

“宫斗”结束?

9月7日,大连圣亚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星海湾投资提请审议的《关于罢免陈琛董事职务的议案》、《关于罢免郑磊独立董事职务的议案》、《关于提请补选朱琨先生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关于提请补选任健先生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的议案》等4个议案均未获通过,而杨子平提交的《关于提请罢免吴健董事职务的议案》、《关于提请罢免梁爽独立董事职务的议案》,以及杨子平在8月26日提交的《关于提请补选李双燕为公司独立董事的议案》全部获得通过。

另外,磐京基金提请审议的《关于提请罢免王利侠监事职务的议案》、《关于提请罢免杨美鑫监事职务的议案》、《关于提请罢免张洪超监事职务的议案》和《关于提请补选公司第七届监事会非职工监事的议案》均获通过。

由此,大连圣亚国有股东提名的董事和独董已经悉数出局,杨子平和磐京基金在大连圣亚董事会的话语权进一步增强,磐京基金提名的3位非职工监事也正式进入公司监事会。

在掌握了大连圣亚的董事会和监事会的主动权之后,紧接着上市公司的5位副总经理又集体辞职,或许意味着杨子平和磐京基金方面在历时两个多月的“宫斗”中胜出,大连圣亚的“宫斗”大戏也将随之落下帷幕。

内忧外患 大连圣亚急需定心丸

一季度净利跌180%、被上交所问询、股东内斗,外患叠加内忧,近期,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圣亚”)的日子并不好过。疫情的冲击加上多个在建项目进展缓慢,业界对于其现金流承压的质疑愈发强烈,大连圣亚在内忧外患下的求生有些艰难。

股东缠斗

5月25日,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原定于5月30日召开的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将延期至2020年6月29日召开,而这已是该公司第二次宣布延期召开这一大会。据本次大连圣亚发布的公告,再次延期召开公司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的议案,获得了董事会7票赞成、1票反对的结果,正式通过。

而在这反对的1票之后,是大连圣亚股东之间的内部利益纠葛。公告中,涉事大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星海湾”)和公司董事杨子平“多次来回”对对方的说法提出质疑,后者更是提出了罢免大连圣亚董事长、副董事长的议案。

截至发稿,北京商报记者向大连圣亚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提纲询问股东间沟通情况,以及是否还会继续推迟股东大会等,但未得到回复。

事实上,从此前各种公开消息来看,大连圣亚的股东关系就有些“微妙”。近年来,杨子平、另一股东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大连圣亚多位股东减持的背景下,不断增持,让人一度猜测大连圣亚是否存在易主可能性。虽然磐京基金回应称,无意获取大连圣亚实际控制权。但今年,杨子平、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并未停止增持脚步,而且还双双出现了违规增持的情况。

业绩现疲态

股东间的内斗之外,在疫情的冲击下,大连圣亚在经营方面也已疲态尽显。4月底,大连圣亚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1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74.93%,净利润为-2395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181.24%。

对此,大连圣亚表示,是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自2020年1月下旬景区暂停营业,未取得相关收入所致。北京商报记者随后咨询了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工作人员获悉,截至目前,海洋世界室内场馆仍未正式开馆,仅室外区域每日会举办两场活动。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近几年大连圣亚在全国范围内多处落子,但总体来看,项目都不尽如人意,前期高额投入令其资金链压力越来越大,“加之疫情影响,旅游业整体还需一定的恢复时间,原定于今年开业的三亚鲸世界能否顺利开园还很难说,即使顺利开园,能在多大范围内留住游客保证盈利,也还有待观望”。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4月底,大连圣亚接连发布了不乐观的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度财报后,就收到了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

根据2019年年报,大连圣亚资产负债率高达60.67%,占扣非净利润52.53%的财务费用、在建工程进度及所涉费用等。就此,上交所要求该公司补充说明财务费用大幅增长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运营资金需求等带来的影响;对短期债务的还款计划;并结合同行业相关数据,详细分析自身负债的合理性以及短期偿债能力。

业内人士称,此次问询更像是在为大连圣亚资金链整体“体检”了一遍。截至目前,大连圣亚尚未就该问询函给出回复。

管控不够成熟

“其实,大连圣亚的‘内忧’和‘外患’,归根结底还是由于其在内部管理和外部扩张两方面的把控还不够成熟。而疫情则进一步放大了这些问题。”上述业内人士称。

对于本次在业内闹得沸沸扬扬的股东“内斗”,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坦言,如果一个企业股东之间的矛盾已如此公开化,证明该企业的内部管理着实存在较大问题,而且股东的关系很可能已经激化到无法调和的状态了。从近期大连圣亚内部股东一系列的纷争、变化可以看出,该企业面临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安抚股东、协调各方达成一致,让业界重拾对其的投资信心。

不过,周鸣岐也直言,总体来看,相比国内其他主题公园头部品牌,大连圣亚规模、体量尚有一定差距,产品能力和品牌影响力也还处于培育阶段,尚未到适合大面积铺开发展的时机。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自2016年开始,大连圣亚已围绕其主营业务及大白鲸计划产业链上中下游相关的项目和产品开展了不少项目,其中,第五代海洋公园项目就主要包括了镇江大白鲸魔幻海洋世界项目等8个部分。

对于此前曾备受关注的三亚鲸世界,不少专家也表示其已经延误了“最佳战机”,当前,三亚旅游市场已经涌现出很多海洋类度假产品,同质化竞争加剧,加上当地旅游市场整体承压,未来该项目开业后吸引游客会有较大挑战。

林焕杰分析称,近几年为了拓展版图和收入,大连圣亚接连投资的项目对资金要求均相对较大。“投入项目带来的盈利有限,且这类项目前期需垫付的款项也较多,四面八方地铺开对资金储备的要求很大,尤其是近期受到疫情影响,很多室内场馆还不能恢复,大连圣亚资金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且大连圣亚重点押宝的几个单体项目想成型本就有一定难度。”他进一步表示,这类主打室内的海洋公园抗风险能力较低,收入构成较单一,大量动物需要喂养,每月固定开支较大。

“受疫情影响,旅游业出现了一波洗牌,而卖点多为室内项目的海洋类主题公园此次受打击较大。”周鸣岐直言。林焕杰也表示,动物世界、海洋公园等业态在此次疫情中已是“艰难求生”,未来大连圣亚应适当调整投资结构,尽量“轻装上阵”,在大环境整体放缓的背景下,尽可能避免将运营与投资揽于一身。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